Posted on

Under the Stars in the Portable Planetarium

inside the planetarium it's like magic you get transported to a whole nother place it's dark you see the stars you see the planets you see the galaxies and they were all amazing and incredible and especially coming to somewhere like a hospital with sick kids being transported to something I really wanted to bring […]

Posted on

TEDxConejo – Erin Gruwell – The Freedom Writers

I think the profound poet she talked about change and our story is really about change about an ordinary teacher an ordinary teacher who had an extraordinary experience with a hundred and fifty students students who hated reading students who hated writing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y hated me this perky annoying teacher wearing polka dots […]

Posted on

The library is not a collection of books: Charlie Bennett at TEDxTelfairStreet

譯者: Sherry Chen審譯者: Yutao Ma 截止到今天爲止,你上一次去圖書館是什麽時候? 你上次在圖書館找什麽? 上次我走進圖書館是週二 去了Georgia Tech,因爲我在那裏工作 但我現在要談的並不是這種類型的造訪 上次我在圖書館找東西 大概是兩個月前的事了 我拿起了菲利普•羅斯新出的文學傳記 閱讀這本書讓我有想再寫一本小說的衝動 或許這一次,我會寫一本別人喜歡讀的小說呢 (笑) 好吧。你現在正在腦海中回想上一次去圖書館的情景嗎? 讓我們一起回到過去 你能回憶起的第一次造訪圖書館是什麽時候? 我是說你記得的第一次 因爲你很可能在有記憶前就去過圖書館了 或許是講時間,或是睡前故事時間 又或許你只是個小嬰兒,而你父母二人或其中一人 希望你能夠睡得久一點兒 我對講故事時間有著非常朦朧的印象 在70年代的新澤西 很多人擠在一間房間裏 讀蘇斯博士寫的故事書 我或許還身著襤褸的睡衣 但我對圖書館清晰的記憶是在弗吉尼亞州 費爾法克斯縣公共圖書館系統的瑪麗華盛頓分館 我以前總是去那裡 每次我去那件圖書館,我都會往右走,而不是往左 因爲右邊擺放的是兒童書籍,然後就是小說 而左邊則是奇怪地擺放著的一些書書脊上還寫著一堆數字 沒錯,杜威十進制分類法 當我告訴人們,我是一名圖書館管理員時 如果他們不是很了解我 他們常常拿杜威十進制分類法開玩笑 他們或許會說書本聞上去是如何的舊 有時他們會說:“那你肯定總是有時間閱讀啦!” 我作爲圖書館管理員的職業生涯中最大的失望 就是我無法做到“總是有時間閱讀” (笑) 當我還不是圖書館管理員的時候,我閱讀得更多 這也是爲什麽我開始在圖書館工作 因爲我熱愛閱讀,因爲我熱愛書 因爲我記得那些費爾法克斯縣公共圖書館系統的 瑪麗華盛頓分館裏擺放的成堆成堆的書本 因爲那些舊書本的確很好聞 事實上,我們有科學依據證明它們的確很好聞 存在於木質紙張中的木質素和香草醛十分相似 而後者就存在於Ben & […]